香港赛马会来料站

智能电视用户被逼迫观看跨年节目是平台强权
发布时间:2019-01-04

影视客户端为提高独家播放量就能够为所欲为,让观众被强制转台?致歉了就应该停止追问质疑吗?在收视造假重霾之下,大众对相关卫视的疑似霸王推销行为多有联想,属于情理之中的民众监督,而酷喵影视此举既然是市场化的贸易行为,就当承担法律上的权责追问。如果双方互踢皮球,利益彼此勾兑,于互联网化广电节目发展来说,究竟不是善例。新年当晚,有媒体在微博上搜话题#江苏卫视强制跳台#,发现其阅读量已超3.5亿次,探讨量也有1.9万——这既说明此事影响之广,亦说明此举结果之恶。

在成熟市场机制之下,一个共识越发明白:在不消费者容许、在没有同等利益交换的合同前提之下,任何商业流量的独霸式强卖行为,都是法理情理上的“耍流氓”。在流量变现的事实语境下,软件平台假如联手节目方利用垄断性地位强制营销,这样的“市场占据率”与收视造假又有何异?在好处瓜分大戏中,互联网观众反倒成了砧板上的唐僧肉。

作者:邓海建

三个疑难接踵而至:第一,“为了进步其独家网络内容的播放量”,各家软件就可能霸王硬上弓吗?如果这样的行为不被遏止,此举会成为各家卫视拓展收视跟流量的“新杀手锏”吗?第二,有线电视、IPTV,乃至VIP类播放软件,消费者不是无偿应用,在收费之后仍发生这种单方的强迫转台行为,破费者的知情权和自主决定权置于何地、公平法治的市场规则置于何地?此外,当事方不一家意识到此举的恶劣跟嚣张,仅表述为“进行了一次插屏广告的推广,让用户误以为产生了跳端行动”——相较于流量背地的实际收益,这种“关机重启”或才华解决的霸道推广,还不够极其、还不值得反思并警惕?这已经不是简单的用户闭会问题,而是有预谋有实行的疑似强制性文化花费。职能监管局部,恐怕不能任由这种逼迫转台恶行勃然发展下去。

这个跨年夜,不少互联网电视观众过得比较闹心。来自江苏、四川、山东、广东、山西等地的网友反映,在运用有线电视、IPTV等平台观看卫视跨年晚会的过程中,突然浮现江苏卫视跨年广告,紧接着自动转台,连遥控器都失灵了。江苏卫视声名称:CIBN酷喵影视客户端引导智能电视用户观看插屏广告的推广举动,是为了提高其独家网络内容的播放量,酷喵影视已就致歉。

智能电视用户被强制观看跨年节目,当面的平台强权之恶,是比强制看一台未必中意的晚会更恶劣的事件。谁在合谋、谁在得利、谁在践踏规矩与法纪、此事会否被各家效仿而引发破窗效应?愿这些问题,不要连续在风中飘摇;愿监视管理部分,将之视为互联网江湖开年的事实考题。(邓海建)